說到 DHA,大多數人即便不知道它長什麼樣或是被歸屬在哪類的營養素,但多少會知道它對腦部與心血管健康有好處。但,有趣的是,我現在能有如此靈巧的大腦來打這篇文章很可能是一二十萬年前的住在水邊的人,開始多吃來自水或海洋的食物,加速了大腦演化的過程。底下就讓我們來探究一番吧~

大腦發展的轉捩點:吃海/水產

人類演化過程中,應該是發生了什麼,才讓幾十萬年的祖先們慢慢的演變成現今的我們,除了環境,飲食也是相當重要的影響因子,懂得用火之後人類變擁有了烹飪的技能,同樣的食材經過烹煮,變得比較好消化,能獲取更多的能量來供養大腦。之後,隨著生活的改變,出現了一個轉捩點,智人與其他人種吃著不一樣的食物,有研究以同位素去分析古代人骨骼中的蛋白質,發現舊石器時代中晚期的近現代人與以吃肉為生的尼安德塔人有了明顯的不同。因居住的地理位置不同,近現代人飲食中有 10~50% 來自淡水或海洋。

淡水來源指的是在河邊能取得的食物,魚或水鳥都是屬於此類;而海洋來源則是在沿海能取得的食物,如魚、貝類、海藻…。

Raw salmon and large group of ingredients on wooden bacground with blank space,selective focus

魚是 DHA 的豐富來源

值得玩味的是,開始攝取來自海洋或淡水食物與物質文化的興起重疊,所謂的物質文化指的是開始發展個人裝飾、陶器、墓地裝飾…等文明的時期。

專研腦化學與人類營養的 Michael Crawford 教授發表了許多有關海鮮與人類演化的研究文獻,他認為人類腦皮質灰質部的快速擴張與吃海鮮有密切的關係。南方古猿經幾百萬年的演化,腦容量卻沒什麼長進,相對的,從直立人發展到智人之間,腦容量在一百年內變為兩倍,而最近 20 萬年間,腦容量以更指數的速度快速發展。

腦神經與視神經的膜含有許多 DHA

Crawford 教授的團隊研究了 42 種哺乳動物的大腦,從中發現有著相似的大腦化學結構,在有很多膜的神經組織裡有相當多的 DHA。此外,他們也發現智人的腦相對於身體的大小並不相稱。因為在其他陸生哺乳動物的腦尺寸與身體大小以對數減少。

Crawford 教授提出腦大小與身體大小不成正比的原因可能來自於肝臟沒辦法合成足夠的 DHA 所帶來的限制。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論點呢? 由於陸生動物的食物鏈裡相當缺乏直接的 DHA 來源,而陸生哺乳動物的腦並不會因為 DHA 不夠用就拿一樣是 22 碳的 DPA(22:5n-6)來替換細胞膜上的位置,即便很缺 DHA 也不會如此。為了維持腦組織膜上的 DHA 量,那就不讓腦不變大就可以啦。

目前最廣為人們接受的演化理論提到人類智力的發展視因為製造工具、發展語言以及腦部擴張帶來的結果。然後,Crawford 教授則認為腦的擴展是因為有了適合的營養來源,促使了腦灰質部的擴展,之後才發展了語言與製作出更細緻的工具。試想一下,住在水邊或海邊的居民能比較輕鬆的獲得品質與營養密度都很高的食物,而且也不用花太多的時間來準備食物(打獵、挖植物的莖…),不管是年輕人還是老人,大都能餵飽自己,因而有比較多的空閒時間來發展一些有的沒有的,經過了幾個世代的發展,語言、藝術之類的文化變得以發展起來。

至此,你可能會想那現在開始吃 DHA 是不是能夠便聰明呢? 我想這應該是要好幾個世代累積下來才可能看得出顯著的差異,但若單看我們自己一個世代,把重點放在維持健康與攝取必要的營養素會比較好。

 

這篇是深入認識 DHA 的第一篇文章,接下來會慢慢的從它的結構與生理特色來介紹,希望能順利進行下去呀。


文獻出處

  1. Bradbury, J. (2011). Docosahexaenoic acid (DHA): an ancient nutrient for the modern human brain. Nutrients, 3(5), 529-554.
  2. Crawford, M., Bloom, M., Broadhurst, C. L., Schmidt, W., Cunnane, S., Galli, C., et al. (1999). Evidence for the unique function of docosahexaenoic acid during the evolution of the modern hominid brain. Lipids, 34(1), S39-S47.

 

  • 主題圖片:GraphicStock
Share This